行业资讯

石油工业如何适应油价“变奏曲”
发布时间:2016-03-22 09:14:15点击次数:

  近几年,全球石油工业一直在动荡中前行,经历的最大冲击非油价的大起大落莫属。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油价一度大跌,但触底后很快反弹,到2010年底几近100美元/桶,2011~2014年上半年,油价一直在100美元/桶以上运行。到2014年下半年,油价开始经历断崖式下跌,至今仍然低迷。油价是经济的晴雨表,更是石油工业的生命线。纵观近5年全球石油行业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石油行业一直随油价波动在“变”与“不变”的节奏中成长。

  储量替代成本总体上升

  2010年后,随着油价逐步回升,石油企业的投资积极性被再次调动起来。由于有高油价的支撑,石油企业更多介入高成本、高难度地区的油气勘探活动,导致储量替代成本、储量发现和开发成本上涨,均超过20美元/桶,是2009年以来历史新高。

  2013年全球市场兴起并购热,但2010~2014年全球经济并没有完全恢复,即使出现一些繁荣迹象,如油价高位,也是虚假繁荣。壳牌2013年底发布盈利预警,而其他公司没有类似行为,不等于经营没有问题,五大石油公司2013年的业绩均有下滑。在意识到需要控制成本提高效益后,石油公司纷纷加强管理、降低成本。2014年油价下行后,不少项目投资被延缓或取消,石油行业储量替代率出现大幅下降。

  油气生产商无意“抄底”并购

  长期以来,石油行业上游投资结构始终比较稳定,表现在开发投资占投资的主要部分。除开发投资外,勘探和并购方面的投资也有重要影响。近几年,特别是2014年全球开发投资增幅较大,增长主要来自美国的页岩油气。

  2014年后伴随油价下行,石油企业购买资产变得更谨慎,全球油气并购投资明显减少。2013年全球证实储量交易金额为1060亿美元,2014年降至477亿美元。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后跨国石油公司对外扩张是受石油峰值论的影响产生资源短缺思维,那么现在顾虑似乎应该打消了,因为油气证实储量几十年来都是增长。

  投资结构稳定经营理念有异

  一体化油气公司始终是上游油气投资的主体,其中既有跨国石油公司,又有国家石油公司,紧随其后的是大型独立勘探开发公司,它们投资总额占全球油气总投资的90%以上。2014年,一体化油气公司投资额为3635亿美元,独立勘探开发公司投资额为3048亿美元;其中从事石油业务的公司投资2179亿美元,从事天然气业务的公司投资738亿美元。按照5年平均值计算,2010~2014年独立勘探开发公司的投资额以年均11%的速度增长,而一体化公司的投资增长率仅为1%。一体化油气公司2010~2014年净现金流为1500亿美元,而独立勘探开发公司净现金流为负2700亿美元。

  现金流出现较大差异的主要原因是一体化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独立勘探开发公司不同。前者在追求资本回报的同时更多考虑红利发放和股票回购,后者则主要着眼于规模增长,当资金不足时往往通过资产出售和保险的手段来弥补。

  全球支撑美国页岩油气革命

  2010年后,全球上游油气投资基本保持增长;但2014年油价下跌后,美国成为唯一在油价下跌形势下勘探开发投资有增长的国家,投资额与2013年相比增长29%,投资增长部分主要用于开发和并购。而其近邻加拿大投资则出现拐点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境内发现和开发投资下降85%。欧洲地区投资降幅最大的是俄罗斯,达67%。

  过去几年,北美以外的国家是美国和加拿大油气投资的主要来源,其中流向北美的资本支出达到上游现金流的160%。2010年以来,全球并购开始围绕北美的非常规油气展开,2014年美国油气并购占全球并购金额的70%。如果说美国页岩气革命始于2007年前后,那么2010~2014年可以说是美国页岩气革命之火的燃烧期,而支撑页岩气革命的不仅有美国,而且有来自全球的力量。

  扩边与新发现是主要手段

  储量增长一直是上游的主旋律。2010~2014年,全球油气储量一直保持增长态势,再次说明油气资源基础尚在,还没有走下坡路。

  关于储量增长的构成中,来自扩边和新发现的部分占主要比例。通过储量复算、储量购买和提高采收率等渠道获取的储量增量每年不同,各有优劣。2013年全球兴起储量购买热,油气生产商购买的证实油气储量是近几年最大,2014年情况发生较大变化,油价下行让很多公司捂紧了“钱袋子”,对资产购买较谨慎,导致通过购买获得的储量比例下降很多。

  总体来看,扩边和新发现始终是石油行业获取储量的主要途径,且似乎并不以经济形势的好坏为转移。从油气生产商的资源储备基础看,近几年全球油气储采比一直较稳定。

  行业净收益有差异

  2010年以来的实际表现是,石油公司每桶油的销售收入在下降,利润水平也在下降。2014年,大型一体化公司的桶油销售收入最高,其次是国家石油公司,独立勘探开发公司桶油销售收入和规模成反比,公司规模越大,桶油收入反而越小。在桶油净利润方面,一体化公司2014年较独立勘探开发公司高出近1美元/桶,但2014年的利润水平较2010年以来的各个时期要低。规模较大的独立勘探开发公司桶油销售收入低,但桶油利润要好于规模较小的独立油气商,主要原因是其折旧摊销比例较低。

  此外,伴随油价下行,以天然气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利润水平与以石油业务为主的公司差距缩小。2010~2013年,双方差距为8美元/桶,2014年降至4美元/桶。从全球各油气产区的总体盈利水平看,从高到低依次是亚太、非洲和中东、欧洲、中南美洲和俄罗斯、北美洲、美国和加拿大。2010~2014年全球盈利平均水平是13.23美元/桶,欧洲是14.85美元/桶,非洲和中东是18.44美元/桶,亚太是22.39美元/桶,美国和加拿大分别是8.69和7.41美元/桶。

  成本是油价下行唯一底线

  虽然2011年国际油价处于危机之后的上扬期,且油价超过100美元/桶,但石油行业的收益水平已开始下降,而投入却一直保持增长。2005~2014年,全球石油行业资本投入翻了三番。若低油价一直持续,石油行业的投资增长势头将在很大程度上被遏制,利润率继续下降将无可避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石油行业的利润水平因为油价下降而大幅减少,之后虽有改善,但是在整体经济形势低迷和油价虚高的泡沫中获得,不会长久。本轮油价下行和持续低价已使全球石油行业上游发展进入冬季。

  不能因为油价下行就否定上游的战略地位。从历史经验和发展规律看,即使是在低油价时期,石油行业的上游投资还是占整体投资的主要部分,这是由石油行业的技术特点决定。以埃克森美孚等五大石油公司为例,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低油价时期,上游投资占整个产业链投资的比例还在60%~70%以上。现在看来,不断下行的油价一次次让地缘政治的动荡对其影响“失声”,在全球经济形势低迷遏制石油需求的背景下,能止跌油价且唯一有效的工具只有油气生产成本。换句话说,成本是油价下行的唯一底线。